智慧型手机市场的战国风云

535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7-15
智慧型手机市场的战国风云

NTT docomo 终于加入贩售 iPhone 的战局。大西宏以这件事为开场白,写了一篇 智慧型手机市场的势力版图还会再继续变化,有趣得令人目不暇给 的文章,最后导出的结论颇有意思。

NTT docomo 加入战局,不需多说也能明白对苹果而言,是日本市场营收的锦上添花。根据 IDC 的调查,今年第二季日本国内智慧型手机出货量中苹果就占了 36.1% 之多,名列冠军。若接下来高人气机种 5s 的供货顺利,据估计年底前,iPhone 在日本国内的市占率要直逼 50%,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任务。

不过,在看智慧型手机市场时,根据切入点为「OS 市占率」或「製造商」,对势力消长的诠释也有所不同。这也是智慧型手机市场有趣的地方。比方说,在 iPhone 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的日本,从 OS 市占率的角度来看,Android 手机才是过半的多数。 以下是 2012、2013 年第二季以 OS 来区分的全球智慧型手机出货量比较表,资料来源为 IDC。从表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Android 阵营从去年同期的 69.1% 成长至今年同期的 79.3%。相较之下,iOS 却由 16.6% 降至 13.2%,萎缩了 3.4%。光从这些数字来看,可能会觉得「iPhone 就要完蛋了」。

智慧型手机市场的战国风云

话说回来,若从製造商的角度来看,势力版图的消长又呈现另一番景象。实际上智慧型手机市场,与其说是 OS 的竞争,不如说是製造商对製造商、品牌对品牌的竞争。 以下是 2012、2013 年第二季以製造商来区分的全球智慧型手机出货量比较表,资料来源同为 IDC。从表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前三名依序是三星、苹果、LG,看起来的确是三星独领风骚。

智慧型手机市场的战国风云

不过,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战绩独走并不代表冠军宝座坐得稳。虽然表 1 和表 2 的数字有那幺一丁点出入,但还是可以看出与去年同期相较,全球智慧型手机市场膨胀了 51-52% 左右。说到底,兵家必争之处其实在于各路英雄好汉的成长潜力是否跟得上市场的膨胀速度。不可否认,这些年来三星做到了。而第二名的苹果虽然出货量也有所成长,但 20% 的数字终究比不上市场膨胀率,因此市占率萎缩也没什幺好奇怪的。

三星超越了苹果,但也成了其他人挑战的对象。与市场的膨胀速度赛跑,就好比当年美国的西部大拓荒。谁追得上市场的膨胀速度,谁就赢了。且根据成长力道的不同,也拉开了价格竞争力的差距。看看第三名 LG 108.6%、第四名联想 130.6% 的成长率,以破百的力道紧追在后,而三星则以 43.9% 的数字在主要 Android 製造商中被比了下去。从这里便可以看出,三星冠军宝座的基础并不如想像中那幺坚若磐石。事实上较去年同期相比,三星的市占率也降了 1.8%。

把硬体当饭吃的 Android 阵营製造商,只有被迫服从工业时代竞争原理的份。冲量、争市占率并生存下来的才有利可图。走上冲量、争市占率这条不归路,到了这个节骨眼,成败关键便在于谁拿下最有成长冀望的发展中国家市场。目前,中国与印度这两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市场,产生了不寻常的变化。同样在 2013 年第二季,中国智慧型手机市场的市占率 虽以三星的 18.3% 为首,但与第二名联想的 12.6%、第三名酷派的 11% 相去不远,短兵相接、竞争激烈。附带一提,从中国的消费水平来看价格有如天山雪莲的 iPhone,市占率竟有 5%,排名第六。与中国移动合作后,预估在 2014 年可望成长至 10%。至于印度,2013 年第一季三星虽拥有 32.7% 的市占率 ,却在第二季掉到 26%。相对地,印度本土的 Micromax 则从 18.8% 上升至 22%。

至于欧美市场,值得一提的变化是,根据 Kantar 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今年 5-7 月 iPhone 在美国的市占率达到 43.4%,较去年同期上升了 7.8% 之多。而有如三星囊中物的欧洲,也根据 Kantar 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今年 6-8 月 Windows Phone 的市占率在欧洲五国市场创下新高,来到 9.2%。

除了追赶市场的膨胀速度外,智慧型手机製造商还得应付来自换机需求的威胁。Android 手机用户对于更换为其他品牌的 Android 机种并没有太大抗拒,Android 阵营製造商之间的自相残杀便有如宿命般的无可避免。另一方面,智慧型手机用户从 iPhone 更换到 Android 机种时,不光是得重新下载 App,还有使用上的适应问题,因此这一类的换机情形发生机率不高。也就是说,三星面临了必须在市场成长显着地区与其他 Android 阵营製造商近身搏斗,以及得极力防止用户流失的腹背受敌状态。而坐享其成的,是 Android 市占率愈高,口袋便愈麦克的 Google – 来自广告与 Google Play 的营收。Android 阵营製造商只能从硬体牟利,且发展中国家市场的竞争愈白热化,价格战也会愈激烈。

大西桑的结论便是,这幺一来,大致上可想像得出三星未来的路应该不好走。相形之下,用户包围网的重要性在市占率之上,并得以避开流血竞争的苹果策略,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贾伯斯的先见之明,实在不得不令人再度深深地佩服、玩味。

参考文献:またまたスマホ市场の势力図が変化しそうで面白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