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冠军勇士队如何保持常胜?总教练柯尔带队心法

994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08

NBA冠军勇士队如何保持常胜?总教练柯尔带队心法

文/约拿.萨克斯 (Jonah Sachs)

在球迷眼中,史帝夫.柯尔是个「无私」的球员。他一度是全联盟最準的三分射手,却乐于在关键时刻把球让给乔丹或皮朋。

因为队友太有办法把球弄进篮框,所以球迷没看出他不是什幺无私,而是害怕不进。

「我自认没有好到可以犯很多错」」他一边告诉我,一边回忆职业生涯早期,当时许多人认为他不是打NBA的料。「所以我把关键出手交给别人。」他说。

他一直这样静静打球,直到一九九七年的一个关键夜晚。当时他所属的公牛队跟爵士队比到总冠军赛第六场,打得难分难解,时间剩下六秒,公牛队叫出暂停。虽然乔丹的感冒已经没那幺严重,但人人清楚知道只要他一拿到球,爵士队球员会蜂拥包夹,于是神射手柯尔很可能会出现空档。

他跟我说,那一刻他明白自己的恐惧不仅让他难以发光发热,还会拖累球队:「我还记得那时我说去他的,我拿到球就投,不管了。」他确实拿到了球,毫不犹豫的出手,结束比赛,赢得系列赛总冠军。「那是我职业生涯的转捩点。」他回忆说。

让冒险变得安全

将近二十年后,他以菜鸟之姿担任金州勇士队的总教练,决定不让任何球员把天赋浪费在担心犯错。他要建立不怕犯错的球队文化。

三年后,金州勇士队始终展现两个特点。第一,他们很乐在于中,开赛前跳舞,在场上大笑,有些出手很狂(还非常神奇地时常投中)。外界常拿他们的表现跟柯尔当年效命的公牛队做比较,但乔丹率领的公牛队球风兇悍,常抱持一股争胜的拚劲,勇士队则是抱持对球赛的热爱。

第二,勇士队很会赢球。第一年,柯尔率勇士队赢得睽违四十年的总冠军。隔年,勇士队取得全联盟史上单季例行赛最佳战绩,打破一九九七年柯尔和公牛队创下的纪录,虽然他们后来在总冠军赛输给詹姆斯大帝的骑士队。第三年,他们向骑士队报了一箭之仇,再度抱回冠军盃。

柯尔刻意打造了特别的球队文化,有别于紧绷高压下的球队。他跟球员强调成长多过完美。他说他刻意强调情绪的成熟,减少失败的恐惧,藉此打造球队的竞争力。

「当NBA球员真难。」他跟我说:「没错,大多数人超想打NBA,但如果你想一想赢球的压力,想一想球迷的嘘声,其实他们需要我们设身处地。」

他让球员有空间做自己。他努力让他们免于当年他当球员时的那种焦虑,以便全神贯注在场上。结果呢?他们热爱球赛,喜欢实验,基本功扎实(勇士队的进攻数据笑傲全联盟,防守数据也近乎顶尖)。球坛仍在争论勇士队是否为史上最好的球队,而在我看来,他们无疑是史上最有创意的球队。

NBA冠军勇士队如何保持常胜?总教练柯尔带队心法

如果我们希望底下的人时常进行大胆思考,发挥创新的力量,不妨参考许多研究的结论:我们该刻意打造一个有利的环境,淡化阶级和传统,直接鼓励冒险、自我表达与创新做法。柯尔说太多厉害的领导者没有充分意识到世界变了,所以并未好好採取这个做法:「照老派那一套,教练要管球员,这种日子所剩不多,甚至已经过去。现在如果教练大吼大叫,很少年轻球员会听。」

他有一个「众人之力」哲学,每个人都能形塑球队的文化与风格。就在他把这哲学告诉我的几天后,我刚好看到一个令人意外的研究以明确证据支持这套方法,亦即让成员公开讨论并制定规则,不是全交由带头的人。这个研究指出,如果我们预先讨论哪些行为能让团队成员自在互动,哪些行为则相反,那幺我们可以让大家发挥天分,真正得到众人之力。

在我描述这个研究之前,你先想一想政治正确是激发创意或扼杀创意?想好了吗?柏克莱大学教授珍妮佛.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很关注一个常见的想法:对用语的限制会损及创意。她跟同仁决定检验这个假设是否正确。

他们把受试者分成好几组,有些组是男女混合,有些组是单一性别,每组要解一个创意动脑问题,但有些组在开始之前要先讨论政治正确的价值,大家会知道哪些行为和用语可以接受。许多女性受试者光是经过这个讨论就更有安全感,所以在解题时更有自信说出点子。结果是:事先讨论过政治正确的男女混合组别表现最佳,提出各种创新点子。

我们已经探讨过,让团队由不同观点与经历的成员组成有多重要,但当大家各异,难免有部分成员在提出特殊点子时感到不安。高阶成员听到任何有关如何让每个人获得安心与倾听的讨论,也许都不太自在,因为先前他们没有做好将心比心,但我们必须记得,这些讨论对通常处在边缘的成员会有相反效应,而我们最需要听的就是他们的声音。

这研究似乎牴触我们先前针对团队内异议的讨论。难道设定行为準则不会导致大家着重合群,不肯提出异议?然而这研究强调,我们在确保成员能安心互动之后,可以公开反对别人,质疑别人,不必担心破坏成员之间的团结。说到底,如果你知道大家即便不同意你的点子仍会好好待你,岂不是更容易公开争辩吗?

奖励依努力而非结果

二○一五年柯尔接任勇士队总教练之际,勇士队已经是联盟里的超强劲旅,前一年的战绩是五十一胜三十一负,却在季后赛第一轮扫地出门,当时的总教练马克.杰克森(Mark Jackson)因而捲舖盖走路。柯尔知道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让球员知道自己打得很棒,所以给他们看前一年的比赛精华片段,着重于球迷和数据普遍注意之处:出色的射篮、厉害的阻攻,还有灵活的抄截。他藉激赏他们的表现赢得信任之后,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常遭忽略之处。

「我们每场比赛的传球数在全联盟敬陪末座,没有让观众投入比赛。」他跟我说:

「所以我们开始看重传球次数,鼓励多传球。每天晚上我会看数据,球队很投入其中,传球数从二百四十五球进步到三百一十五球,大幅影响到我们的取胜能力。」

二○一六年,NBA把某些跟赢球密切相关的数据纳入统计,例如干扰出手、进攻次数和救球。那幺到底是哪一队很快展现出最多的努力,最懂得善用球员的天分?答案是柯尔的勇士队。柯尔不只讚许擅长得分与球技炫目的球员,也讚许为团队胜利做出贡献的球员,就这幺在他的第一个球季展现奇效,勇士队从五十一胜进步为六十七胜,最终夺得总冠军。可惜很多球队依然只鼓励得分,甚至整个篮坛仍只鼓励得分,并往往换来糟糕结果。

过去十年,很多人建议领导者该容许失败。这概念实行不易,可能只是表面说说,顶多不对失败的人太严苛,但离真正替冒险留出空间还很遥远。自科学革命后,科学界就在提倡对失败的容忍:实验、客观、拓展知识的边界、追寻事实而非点子。

 

我想了解领导者如何确实让问出重要问题与踏入未知地方变得安全,结果发现了开放科学中心(Center for Open Science)。开放科学中心的方针具体针对这个他们想解决的问题。其中一个主要措施是预先登记:在研究数据进行分析之前,研究问题和研究方法都先经过界定并公开发布,藉此减少数据蒐集过程的偏误。开放科学中心也跟期刊合作,推出「登记论文制」:在研究计画展开之前,期刊会先针对其研究设计进行「同侪审查」,如果审查通过,则无论研究结果为何,论文一定会刊出。当愈来愈多学者和期刊遵照开放科学中心的方针,学者的名声愈可能建立在他们的大胆探索,而不是建立在装作绝不出错的能力。

开放科学中心执行总监安德鲁.沙兰斯(Andrew Sallans)跟我说,我们需要许多尝试、错误,持续从社群获得回馈,才能知道如何奖励才对。

如果想让团队成员安心冒险,一大关键在于奖励要依据努力而非结果人们在某个组织或领域里建立地位与权力的方法,比提出任何理论更反映实情。企业高层会奖励胜利而非过程很正常,而这表示多数企业要做很多努力来抵销背后的讯息。虽然我们从开放科学中心的例子看到,合适的奖励没有一套固定公式,但研究指出我们可以从奖励大胆实验的人开始着手(至于实验结果不必管)。我们可以讚扬那些把负面研究结果公开的人,他们替其他人省下重蹈他们覆辙的功夫。我们可以依团队表现而非个人表现给予奖励,于是部分成员能冒险试出死路,但仍享有整个团队的成果。

几年前,我拜访一位任职谷歌祕密实验室Google X的朋友,该实验室以发明未来为宗旨。我们坐在露台上,晒着太阳,一辆一辆自动驾驶原型车静静驶过。他的工作太机密,不能具体细谈,所以我们聊起在这样一个让员工随心所欲探索的地方工作是什幺感觉。

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史丹佛大学的校友,先回头张望一下才说:「我们很多人都受冒牌货症候群所苦。我们做过调查,多数人自认没有同事聪明。我很多时候其实没把点子说出来,因为我不想显得像笨蛋。」

虽然谷歌祕密实验室着重实验精神,致力于打造组织文化,让世上最聪明自信的高手在这里齐聚一堂挥洒创意,但我仍看到自信不足对创意的限制。这次对话提醒了我,组织不仅要持续善用打断的力量,也要时常奖励成员跨出安全的地方,而这有赖于不同层级主管的持续努力。

如果做得对,影响很深远。对柯尔来说,二○一七年是非常艰困的一年。他背部开刀,却出现併发症,长期剧痛不已,在季后赛开打后甚至无法到场,只好把球队交给助理教练,然而勇士队几乎场场告捷,从第一场开始连胜十五场,最后以十六胜一败的辉煌战绩赢得总冠军。柯尔激发的创意开心球风不再依靠他,而是球队的努力,每个球员都贡献己力,延续了鼓励创新的球队文化。

文章来源:《创新者的大胆思考:如何跳脱安全思维,勇敢冒险,出奇致胜!》

NBA冠军勇士队如何保持常胜?总教练柯尔带队心法

上一篇:
下一篇: